言语羞辱(主要)口交强制喂食 (第1/1页)

加入书签

身体酸痛,按摩棒混着精液在后穴里搅动,纵使精神疲惫到了极点,约书亚依旧难以睡去。总是他才合上眼没多久,花穴里的震动又嗡嗡地把他唤醒。

许久许久,或许是那东西的动力耗尽了,震动终于停止,少年才忍耐住异物感与绳束,昏昏沉沉地靠着墙角休息。

也许才刚睡着没一会,又或者他的意识早断片了,一只大手就按在约书亚肩头,用力地摇晃,“起来,小狗,吃饭了。”

讨厌的嗓音、让人恶寒的触碰,约书亚的睡意被惊去了一半,本能地躲开,用力睁开眼,迷糊了片刻,才看清眼前的景象。

昨晚第一个侵犯他的男人,把盛有白色半流体的食盆放在了他身前,摘下了口球。没有餐具,对方既不打算解开束缚他的绳索,也没有喂他的意思。

约书亚倦极了,喉咙里又恶心的厉害,完全没有食欲,只藏在墙角,警惕地看着男人。

“怎么一大早不想吃饭,就想吃男人的鸡巴吗?”男人踢了踢食盆,残忍地取笑。

太渴了。对方多半也不想听他的辩驳,约书亚颓然地摇摇头,眼皮开始打架,快要睡着了。

“小狗,主人说话的时候,得认真地听才行。”男人左手抓起约书亚的长发,右手抽去裤带,把性器塞到了少年口中,“贱货,也就配喝精液了。”

下巴被狠狠地捏住了,约书亚又困又饿,却无法咬伤男人的性器,那东西直戳进他咽喉,腥臭的气味让他直想吐,可胃里却没有什么能吐出来的东西。

身体被摆弄着,像自慰器一样来回晃动。约书亚产生了窒息感——如果真的能窒息而死,说不定是件好事,这种经历太辛苦了。

眼镜男在少年断气之前及时感到了,他像个合适佬,劝男人“大度”。

“毕竟是新鲜货色,一开始总是不听话的。”眼镜男说这话时,约书亚正被精液呛得咳嗽,而男人捂住他的嘴,强迫他把这样都吞下去。

末了,男人把约书亚的脸摁近了食盆里,“狗就应该这样吃饭!”他气鼓鼓地转身离去,把门摔得山响。

发酸的牛奶和粗米糠挂在少年眼睫上,他脸上淌着浑浊的液体,分不清哪些是精液、哪些是食物、哪些是他自己的眼泪。

“小可怜。”眼镜男“慈悲”地俯视约修亚,用一块方巾草草地擦了擦少年脏污的脸。

伪善。约书亚想,就像这些人不会真的可怜他一样,他也不可能感激他们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书末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美味的双xing室友 给病娇厂公做ru娘 血莲花 [综漫同人]五太的快乐在于迫害 [综漫同人]反转冲动 相府情事(古言纯肉NPH) 郡主要吃肉(NPH) 玛丽苏合集(np女主控) 野狼难驯(1v1甜H) 【H文1V1】缠绵不休_御宅屋 招惹(1V1)_御宅屋 快穿之色授魂与 暮将春(剧情NP) 恶婿(NP高H) 写你太难(骨科 兄妹) 南梁风月(nph) 水蜜桃 麻痹(父女,高h,小短文) 是谁杀了他【nph】 呷色